成都旅游景点,手机号码查询,两字网名

admin 2019-03-08 阅读:324

点击右上方红色“关注”,每天收听我们为您准备的清华北大学霸故事!

这是学霸君推荐的第四十六篇学霸故事

对于中国绝大多数高中生来说,高三冲刺,一定少不了父母的陪伴。高三考生们早晨起来,妈妈早已经做好了饭菜等候。考试失意后,也有父亲温暖又富有哲理的关怀。

而对于长沙雅礼中学的张浩明来说,高考注定是一场孤独的行程。没有妈妈的陪伴,爸爸也永远离她而去,万般伤痛穿心,她也只能坚强面对。中国人民大学录取通知寄到家里那一天,爸爸已经走了好几年。

有些遗憾,用一辈子去补偿都无法圆满。人生路长,希望张浩明,也希望你,能珍惜当下,努力前行,不给世界留遗憾。


  • 本文共:4189字 预计阅读时间: 11分钟

01、习惯久了不幸,心里也没多大悲戚

小学的时候我体质虚弱,一年里大多时候都在生病。不单是身子瘦小,四肢像柴火棒一般纤细,连那头细软的黄毛也是病怏怏的。

据乡里老人的说法,头发如果全部剃掉重长,再生出来就会健康很多。所以我反复被剃成男孩子般的刺头。加上我的名字偏中性化,性格也倔强,不像别家小姑娘娇滴滴的模样,我想我大抵是不怎么可爱的。

只是我的母亲手巧且爱我,会扯了布料给我缝裙子,把长布条卷起收尾再别成衣襟上的花骨朵儿。回想起来,幼时的我大抵是个干瘪、瘦小但衣着干净的孩子罢。

说起学校表现,因为多病也不擅长运动,读书似乎是唯一的爱好。印象中因为费钱,母亲其实不太乐意我过多买书。不过我若是眼巴巴地要看,却也从来没有被狠心回绝过;家里亲戚也很乐意送我些读本。

还有国文老师,总是拿着大瓦楞纸盒把书成箱成箱性博会地往教室里搬送,给成绩要好的学生。仿佛交少爷的甜心易似的,学生们也时不时被叫到办公室,帮她一起批改全班的作文。

有次完成批改回到莫托尔教室,突然语文老师又在窗外冲我招手:“再来办公室一趟。”

“她们也一起吗?” 我反手指向教室里慢吞吞收书包的同学。

“不,就你。”

“好。”

我回想自己最近并没有犯错,大概不是去挨批评,心里也不害怕,跟着老师的脚步便走了。国文老师兼任行政工作,办公室在邻靠操场的一楼。我还正在楼梯上一格一格地向下跳,老师已经先一步走到底。

站在楼道的末端,她冲我转身一回头,半个身子融在满操场的斜阳里。

“你家里……”老师突然犹豫支吾,“是怎么回事呢……”

“爸爸得了肺癌,治了很久,唐安琪烧伤凶手琰玥本来大家都以为他要好了。”我的脚停在楼梯中央。

“……但是有天晚上突然咳嗽,然后他们和我说他走了。”

“姐姐得了那种一千个人里会有一个人得的病,所以她不能读书。”

我很懂事地接了话头。

其实,那时我不知道二十一染色体综合症怎么说,也不知道癌症抑或遗传性智力疾病都没有办法痊愈。不过,死亡也好,疾病也罢,我从未问母亲为何被上帝会选中我们,她也从未试图向我解释什么。

除却父亲去世当天她哭昏两次,葬礼过后,我再未看到她为此落泪。她像从别人手里接过一袋土豆般接受了命运,以一种近似残酷的母亲的坚强支撑着两个女儿。

而我也不过是在模仿她,尽可能地以一种平淡的态度,继续着日常生活。

老师似乎因为潘湘湘我的家庭情况而感到悲伤,她的确是把我们当作自己的孩子的好教师。我再回家的时候已是夕阳西沉,推开家门,暗暗的客厅里,匆忙赶来的表姐端出一碗蛋炒饭。

妈妈不在。然后我才听说,姐姐从窗台上掉下去了。从卧室望出去,内巷里半干的水泥地上确实有个灰白的人形痕迹。

母亲大概有三四天没回家,一直在医院忙碌着。姐姐缝了针,住在护理病房。我由表姐带着,放学后总是趴在窗台上看夕阳下楼下那个晦暗不明的坑迹,一直看到如果伸出手,就可以承接到暮色里最后一点紫黑色的阳光。

02、反抗,我是这样卑微的人啊

小升初的时候我选了堂姐任教的中学,并不是所谓排行榜大唐玉环记上的学校,但我觉得安心。哪怕节假日被朋友们邀请出来玩,穿的也还是校服。中考结束后我拿到了市中心有名invinsible高中的录取通知书,亲戚们也很高兴,觉得或许我将来能上一个很好的大学。

只是自己家离学校太远,为了方便上学,我寄住在市区的堂姐家,只有周末才回母亲身边。这时我才懂得了一个可怕的悖论,我越是难得见到母亲,周末我和她一见面就吵得越凶蜂罗隐。

只有我自己才清楚我多喜欢我那个优秀的学校,因此我才对自己卑微的处境感到痛苦。我贫穷,自卑,成绩差。我也依旧矮小、佝背、头发很乱。被包围在各个方面都很优异的同学之中,我唯一能够用于自卫的“武器”只剩下恶狠狠的拒绝和抱怨的言语。

尽管在学校我仍然彬彬有礼以至于怯懦,在家里却是彻彻底底的恶童:一天到晚抱着手机,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我并不擅长手机游戏,也很少从中感到多少成就感和乐趣,握着它,仅仅因为它是让我暂时逃离现实的异世界

我所有的“反抗”,不是胡乱挥舞着手臂抱怨一切,就是沉默着睥睨。当时堂姐已经怀孕,母亲索性也搬来租房和我一起住。患病的姐姐不能没人照顾,因此只能无奈地寄住在乡间的姨母家。

母亲每周城里乡下两头跑,倒也看清了我惨不忍睹的成绩。

“到底要想怎么样,告诉我。” 又一次争吵后,母亲用钥匙打开我的房门,站在床角。厚厚的窗帘垂着,光线昏暗。外面一直喧哗不已的蝉鸣,不知为何骤然安静。

“反正我不要像你一样没用,高考差一分没考上大学。”被子蒙住了我半个脑袋。

我知道自己确实戳到她的痛处了。我听到转身的声音……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听到抬起的脚步声……听到大门打开又关闭的声音……听到母亲在外面街道走路的声音……

她走到哪里申梵辟谣去?我听不见了。

窗帘还是严严实实地拉着。萝莉迅雷下载我一个人蜷缩在阴暗的床角。

03、一起考啊,中国人民大学

过完梅雨季,到了夏天,雨水就会清爽很多。充沛又干脆,哗啦啦的一场大雨大冲下来,几乎是像重锤一样投掷在大地上。

第一次被数学老师叫到会议室也是某个黄昏。我知道自己数学成绩差极了,心里慌得不得了。到了办公室,才发现原来还有另外好几个其他班学生也在。

拉开会议室的门,里头安安静静的。一向乐于逗趣的老师坐在会议室中间,似乎有些疲惫。等人都坐齐了,他终于开口,解释几个教师们怎样凑了钱,怎样找到我们这几个家里困难的学生。随后,他向我递来一个信封,便宣布散会。我打开来看,里面是一学期的学费钱。

走回教室,却刚好碰上班主任正要进门。他即将迈进教室,却转身望向我。这位一向温柔的老师,用并不常见的低缓而坚定的声音对我说,人人都希望自己的工作有回报,而我被期望做好身为一个学生应当做的事情刘小能。

我知道,这当然不是一笔交易,但一直以为自己卑微得不被在意的我,终于明白自己原来也是受到关注的。

我抬起头,告诉老师,我明白了。我没有向老师说出“谢谢”两个字,而下定决心我必须在将来取得漂亮的成绩,然后挺直胸膛,堂堂正正地向老师们道谢。

删掉手机里多余的软件,清理好自己的书桌和本子,按月按周规划日程,每天早起学习,晚饭后和前来送饭的母亲在操场散会儿步,就这样日复一日到了高三,我终于让自己稳定在能上一本的成绩,也交到了给我带来幸运的朋友。

有个湿哒哒的晚上,我和朋友结束了晚自习,一起走在归家的路上。朋友一手撑着伞,一手拨弄着手机,脸上映出屏幕发出的莹莹白光。我凑到她肩膀上一看,手机壁纸是似山川又似海浪的古典花纹。

“这是什么?”我一脸迷惑。她手指滑动露出图片的另一半,屏幕上转而出现 “中国人民大学”的黑字。

原来,是一封录取通知书。

我当时不知道人民大学是什么学校,但是凭借做朋友的直觉,我可以猜到,这大概就是她的理想学府。当时,或者只是想闵奉坐标和朋友上同一所大学,或者说不定就是打算开一个玩笑,我大大咧咧地和她说“一起考啊!”

朋友尖叫着问我知不知道这个学校要多少分,却又微笑着说,好啊。

“就这样约好了。我觉得你行的。”

后来,查到考入人大的分数,我恨不得把拳头吞下去。然而,在朋友不屈不挠的鼓励下,我却真的慢慢坚定了想来人大的心。除却人民大学本身强大的吸引力,也许还因为朋友谈及理想高校时那样眉飞色舞的兴奋和满满志气,令我感到羡慕不已。

接下来的日子,那个当时看似遥不可及的分数线,被我一点点分化成每科至少要考多少分,由此每题要对应可能地答到什么程度,再倒推回书本哪里还没有复习到位……这是一个漫长的修正再修正过程。

记忆里回家的小巷滞留着浅浅的夏雨,像一面巨大的薄镜在脚底成都旅游景点,手机号码查询,两字网名下反射出摆动的街树和暖黄路灯,朋友的笑声像涟漪一般盈盈漾开。

04、告别南方,北平的秋

说高三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苦头,我似乎已经不记得具体的细节了。历历在目总是有趣的、温暖的事情。

班主任是个聪明且极其通晓事理的老师,他在最后阶段豁达得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曾在某座深山里向百年智叟取到了处世的真经。他总是笑眯眯地拖长了语尾讲话,唱歌逗得我们捧腹大笑,但一旦正经红岁茶起圣甲幻瞳来,却又让谁都不敢再开玩笑。

临近高考,他带领全班“旷课”,租了辆大巴带我们爬岳麓山,然后把所有人聚在一起吃晚饭,全程却没有说半句大道理。班上有同学因为体育特长提前被保送到北大,因此有时间在校旁的便利店打工,他就索性伙同家委会在那个便利店买了几十个鸡腿给学生们吃。

回忆起来,也许是因为教师把我们当成堂堂正正的能讲道理的大人,我们才能学着像真正的大人一样彼此扶持,学会判断吧。在不断舍弃和收获的过程中,我的确学到了能够化作永久记忆的,像那些短暂却又着实令人惊艳的烟花一般鼓舞人心的东西。

原先读郁达夫先生的《故都的秋》,以为那不过是文人酸溜溜的矫情,到了人大,我才恍然大悟北京冲喜丑颜小侍的秋天果真如文中所写。

我依然喜欢长沙的夏季,却也不得不承认北京的秋最美。灿烂的银杏在收获的季节里让人心平气和,天空蔚蓝遥远,仿佛一块巨大的琉璃。

拉长了时间线回望,我似乎能更好地理解自己的经历:我知道卑微谭启贤和不甘会结成钢丝般的硬网,我懂得了自怨自艾不过是在沥青里的挣扎。

即使在最低落的时候,我厌恶的也不是学习本身,而是结出的那看似保护实则束缚的硬茧锡兰叶下珠。读书是最直接的遵守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方式,而当你下定决心迈出攀爬阶梯的第一步后,整个世界都会合力来帮你。

银杏落了满地,走在人大的校园里,恍惚间,我听范文芳老公到逝去的夏日隐在廊亭后,自己缓慢而舒长地笑了。

本文为原创内容,版权归本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魔乳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起立传媒”,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