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豫的反义词,宝宝学画,i do

admin 2019-03-10 阅读:283

  “凡文字,少小时须令气象峥嵘,彩色绚烂。渐老渐熟,乃造平淡。其实不是平淡,绚烂至极也。”——苏轼《与侄书》

  长信基金副总经理安昀,如同苏轼写的一样“绚烂至极终于平淡”,在前几年的成长股牛市中风格凌厉,但经历过牛熊转换之后,安昀发现大道至简,投资收益的源泉不是神勇的市场操作,而是以合适的价格买入伟大的公司并坚定持有。

  安昀现在的状态,阅读、思考、投资,越来越深入、越来越简单、越来越纯粹。

  在安昀看来,投资跟登山类似,必须经历上山到下山的过程,只有亲身经历了,理解才能更深入,才能完全信任投资体系。

  一、投资之道

  Q1:在您看来,投资收益来源是什么?

  安昀:买入伟大的公司并且坚定持有。投资收益的源泉不是神勇的市场操作,而是伟大公司持续创造现金流带来的收益。芒格说过一句话:买入伟大的公司,然后在那边等就可以了。我认为芒格说的很对。优秀的公司会持续创造现金流,除非估值非常贵,否则会坚定持有。

  伟情定尼罗河大企业自身会创造巨大的阿尔法收益,投资中要做的就是识别出伟大企业,然后以合理的价格买入持有,即使买入的价格偏高,依然可以通过内生性增长消化估值,但是如果买入毁灭价值的公司,最终可能会归零。

  我不相信自己交易能力创造的超额收益,而是相信优秀公司创造价值的能力。相对于买入黑马然后等着变成白马,我更愿意买入伟大公司。这是明牌。

  Q2:如何界定伟大的公司?

  安昀:我对伟大公司的定义,跟主流教科书上的定义没什么区别,就是巴菲特说的那些:首先是公司所处行业大不大、好不好、结构如何;其次是公司有没有护城河;然后是管理层;最后是财务的稳健性。

  财务稳健性至关重要,巴菲特经常说他喜欢可以产生充沛自由现金流的公司,就是通过内生资金就可以成长的公司。与此相反,你会发现很多公司需要不停融资才能增长,资生堂紧急召回那是很脆弱的成长,如果出资方不愿意继续承受亏损,就难以继续成长。这不是真成长!

  另外一点,公司的基因也很重要。IBM的创始人说过,一个公司的基因在创立后的前18个月就决定了,而且此后的成长又很难逃出最初的基因,感知一个公司的基因,可以辅助判断他能走得多远。当然,最牛的公司是可以因势而变、不断自我否定并革新的,但这样的企业可遇而不可求,即使从全球历史来看都很少。所以在实践中,我更愿意选择那些前景能见度高并回报率丰厚的企业。换句话说,更希望找到又长又湿的雪道,而不是长袖善舞的雪球。

  Q3:如何筛选出伟大的公司?

  安昀:我们的主要工作就是筛选优秀标的。从投研业务链条上解构为价值观、股票池、深度报告、风险收益比估计等步骤。具体到股票池,我们的入池标准,必须是优秀企业,从上述的行业、公司本身、管理、财务等方面去筛选。历史经验表明,最重要的指标是资本回报率和自由现金流,如果常年都比较好并且稳定,肯定具有优势。

  另外,公司的应变能力也很重要,这对管理层有很大要求,因为公司面临的环境不停变化,要有应对竞争环境变化的应变能力。但这很难说得很清楚,需要去观察的,看公司在发展历顶峰音像史中,遇到外部环境变化时的应变能力。

  最后可以把公司市值作为一个参考指标。那些常年市值求欢将军徘徊不前publicdisgrace、做不大的公司,不能算优秀企业,要么所处行业不行,要么是公司本身不行,长期做不大肯定有问题。当然也不是只要大就是好,要看公司因何而大

  Q4:如何看公司的护城河?

  安昀:标准的护城河,可以参考《巴菲特的护城河》,里面详细归纳了几点,例如品牌、专利、网络效益、成本低、规模效益等。在实际操作中,要认真分析护城河背后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很多护城河本质是制度套利,例如很多互联网金融企业,政策变了,可能马上就会完了。

  Q5:伴随优秀的企业成长,如何考虑中短期收益的平衡问题?

  安昀:这要取决于你的资金性质,你的基金持有人对你的考核周期是多长,如果考核周期是三五年的话,就可以坚定持有。但现在主流考核其实是一年期,即使标榜是三年期考核,但是持有人不会给你那么长时间,例如保险公司也是年度考核的,很多因素都会促使你去做短期收益。

  我认为,伴随伟大公司成长是没有问题的,即使在2018年,持有伟大公司也比概念股好很多,回撤空间也是可以容忍的,因为很多概念股跌的更多。总体来说,持有优秀公司是战略,也可以根据市场变化做一些战术优化。但也有风险,做对了是锦上添花,做错了可能就买不回来了。

  二、操作之术

  Q6:在您买入个股犹豫的反义词,宝宝学画,i do时,主要考虑哪些因素?

  安昀:最重要的因素肯定是公司质地,只有好公司才能进入股票池,看重资本回报率水平和创造自由现金流的能力。

  第二是价格,如果出价过高的话,即使是优质公司,也需要长时间来消化。

  第三,边际力量的变化。的确边际变化会带来巨大影响,人也很容易被边际的东西所吸引,但不可忽视了存量的东西,对存量理解深刻之后,才能正确理解边际的力量。

  举例来说,如果去推一个人,把推看成边际力量,那个人站的位置至关重要。他站在鉴相鉴幅漏电继电器井口和站在平地孙云奇,推的效果是完全不一样的。要找到效果好的边际力量,看他现在的位置,这很重要,但很多人通常忽视这个因素。在具体操作中,不仅要看边际力量,也要看上市公司所处的景气和估值的位置。

  最后是观察市场对边际变化的反应,这也很重要。有时候你以为是利好,但是股价不涨反跌,这时候你就要去思考到底是不是真的利好,或者有没有被充分预期。

  Q7:您是如何构建投资组合的?

  安昀:首先是股票池。我关注的公司大概有几十个,我重点关注我比较信任的公司。

  我持仓比较集中,组合不会超过20个,通常是15个到20个之间。行业分布上也没有偏好,主要从公司质地和风险收益比角度选。

  然后,根据基本面深度研究和风险收益比的投资体系,会对组合进行动态调整,每次调仓都以改善组合的整体风险收益比为目标,追求风险调整后的组合收益最大化。

  对于组合里的标的,我会根据不同的公司特征,分别设定不同档位的止损位,买入后如果回调幅度过大,表明有些潜在因素没有考虑到,这时就要充分尊重市场。

  Q8:您如何看待基金净值的大幅波动?

  安昀:对于组合波动性,我认为很大程度上是态度问题,例如15倍估值的白马龙头股,回撤风险是10%,上涨空间有30%,风险收益比是3。成长股标的回撤可能是40%,涨幅可能高达120%,风险收益比也是3。上述两个标的风险收益比看起来一样,但是波动性不一样。你愿意去选择哪个,这是态度和选择问题。回撤越大,涨回去越难。我更喜欢波动性小的标的,一方面是不想考验我和我持有人的人性,二是尽量选择低的栏杆去跨。

  Q9:如何控制净值的大幅波动?

  安昀:我们的风控流程分成事前、事中和事后,其中事前风控能解决80%以上的风险。

  事前风控包括两点:一是不跟坏公司玩,二是深度研究和风险收益比控制。在投资中,很多坏公司是没有底的,看着很便宜,但很可能是价值陷阱,跟一个好公司玩,即使价格贵一些,但最终会赚回来的。深度研究是风控的基础。

  事中风控对相对收益产品和绝对收益产品的要求不同,绝对收益产品需要择时,否则净值很难积累。相对收益产品会淡化择时,根据个股的风险收益比,通过组合优化控制波动性。

  最后是事后风控,在买入之前,要对每个标的,设定大致的止损框定。

  Q10:为什么需要强调事后风控?

  安昀:我们必须承认人的认识是有限的,也必须承认研究有局限性,不能解释一切,无论逻辑推理多么无懈可击、分析如何深入,都不能解释所有股价波动。所以要有独立的风控流程,跟投资逻辑分开的风控流程去执行。

  Q11:过去一年很多超预期事件及政策,在这种复杂环境下,如何进行前瞻性的研究?

  安昀:对于突发事件,通常不做前瞻性研究,因为难以预料,但会做好应对措施。比如类似于带量王心凌闺房私密采购等政策,可以通过医保花费、社保资金压力变化等,进行前瞻性的预判,去年我们没有怎么参与医药股,也是因为有预判。

  在投资中,要关注存量和边际的关系,很多事件因素只是边际因素,关键还在存量。如果只关注边际的关系,交易就会很频繁。深入认识存量是正确理解增量的前提。

  三、进取之路

  Q12:你以前拿过新财富最佳策略分析师第一,在上一轮牛市中业绩抢眼,此后又去了私募,如今又回归公募,在这个过程中,您的投资理念是如何形成的?

  安昀:我的投资思路经历过两个质变。

  第一个就是区分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应用场景,期待上下共振,但偏重自下而上。

  第二个来自于芒格对我的启发。芒格说过一句话:合理的价格买入伟大公司,然后在那边等就是了。过去我不太理解,现在发现确实如此。许多人对于投资收益来源搞错了。我们投资收益的来源,不应该是自己的神勇操作,通过低买高卖做差价实现。而是应该来自那些伟大公司持续创造现金流带来的收益。除非这些公司估值巨贵无比,否则你就在那边等就是了。

  Q13:投资大师,让你的投资框架有了怎样的进化?

  安昀:索罗斯说过一句话:越复杂的系统,越容易失败。系统过于复杂,容易出错,这是白糖纪事自上而下的一个缺点,尤其在中国特殊的环境,政策不确定性多,容易受冲击。自下而上的金童玉子框架,比较稳定可靠,100多年前格雷厄姆就看这些微观指标,这是比较稳定的框架。

  要理解投资的复杂性,摒弃非黑即白的简单思维和两点一直线的线性思维。要抓住核心的东西,从多个角度看,避免带来无法控制的风险,当然世事并不完美,要给自己留有余地,这就是安全边际。

  Q14:优秀的基金经理,都有十分完备的投资体系,您是如何构建这个体系的?

  安昀:看书、学习、实践。我实践下来的结论是,书上讲的就是对的,往往做得差的时候就是没有按照书上讲。回过头来看,十几年前按照书上讲的做,就会一直拿着质地较好的股票,为什么极少人能做到?判断准确并不难,但知行合一最难。

  知行合一需要不断强化,投资体系也要不断进化,最终要对投资体系达到信仰级别。

  Q15:您是如何强化知行合一的?

  安昀:这是一个上山到下山的过程。刚上山的时候,会心乱如麻,在2013到2015年的牛市中,市场风格就是炒成长概念,买了之后会形成正反馈,所以买的股票越来越贵。刚开始是均衡配置,后来往成长股偏,再后来往创业板偏,最后是创业板里面的TMT.2015年上半年,我组合里面全部是TMT,达到了极致,当时业绩是全市场前5。

  现在看来,我当时买的一些票,现在绝对不会再去买,但在当时还赚了不少,因为不合理的东西也会持续。但在下山之后,你的心会安静下来,视野会变窄,判断变得简单,如今选投资标的,只看公司质地和风险收益比,找合适的机会去持有优秀企业迷妹导航最。

  Q16:在这个强化过睡神me程中,您的感悟是什么?

  安昀:必须要有先上山再下山的过程,不亲身经历这个过程,是理解不了的,绝知此事要躬行,只有亲身经历了,内心才能真正认同,否则就不会完全信任。跟学习一样,要先把书读厚,再读薄。

  Q17:您刚才说书从厚到薄的过程。您非常喜欢读书,有哪些感悟?

  安昀:深度阅读对提升投资能力有很大帮助。投资可以说是思维的变现,比如对于商业模式、管理、战略,乃至国家和时代趋势的观察和理解,不可能都有实操的机会,就只能通过深入的阅读来弥补,阅读、思考、反思体系。

  对于投资来说,未来竞争不在于信息的获取,而在于对信息的理解,只有理解更深入才能获取阿尔法,深入阅读就是提升理解的重要方法。

  四、市场之见

  Q18:您对市场怎么看?

  安昀:从长期看,中国市场会向海外市场大铁人17号看齐,去年几个标志性事件,资管新规落地、养老金落地,市场机构化特征会更加强化。机构投资者在评价基金的时候,核心是对基准的跟踪程度,他要求的是风格鲜明,并在特定风格上有持续的alpha能力。

  从这几年基金规模变动情况可以看出,短期收益率好的基金规模不一定努波顿的背水一战会变大,但有些短期收益率平平但风格鲜明并且长期累计业绩很好的基金规模很大,因为机构投资者的评价方法变了,这种趋势越来越强,对市场的影响,表现是越来越向头部集中。

  去年新财富评奖取消,研究所考核主要看佣金派点,能带来更多佣金的行业价值更大,小行业小公司越来越没人关注了,市场本身去挖掘小股票的力量也在减弱。未来不管是投资研究还是交易来看,都会向头部去集中,这是一个比较确定的趋势。

  Q19:如何看当前的市场?看好哪些机会?

  安昀:去年底开始关注汽车行情。主要是基于行业出发,汽车是一个典型的周期性行业,最好的投资时点是在景气度和估值双低的位置,汽车去年的销量增长负8%。尤其是去年四季度,汽车销量降幅高达百分之二三十,降速如此夸张,我觉得可能并非基本面决定的,而是恐慌,所以大家不去买车了,导致汽车销量非常差。

  现在汽车可能还处在左侧,右侧还没有出来,什么时候看到汽车朱安婕销量开始真正好转了,那右侧就真的出来了,当前依然处在布局区间。

  另外,从去李大壮年10月份开始关注地产相关的板块。从凯恩斯周期看,首先是利率拐点、然后是经济拐点,再到通胀拐点,基本上每个阶段相隔六到九个月,目前利率拐点已经出现,经济拐点还没有出现,处于复苏的早期,要关注估值弹性较大的早周期行业。

(文章来源:长信基金)

(责任编辑:DF3学生空间七天网络8菱铁矿选矿设备4) skin婕宝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