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奇缘换装,加勒比海盗6,十大眼霜排名

admin 2019-03-20 阅读:193

(前文地址——

《权力的游戏》S1:狼狮相争战端起,真龙现身续传奇 https://www.toutiao.com/i6652645349204689421/

《权力的游戏》S2:五王之战山河血 异鬼真容塞北现

https://www.toutiao.com/i6667091013984584196/)

“五王之战”的天平不断摇摆,正面战场与朝堂宫廷的明争暗斗愈发激烈,每个人都在经受新的洗礼……而“寒神”与“火神”旷日持久的争战也逐渐浮出了水面。

【注:本文依然按“地点线”、“时间线”和“人物线”进行剧情梳理,原则上不涉及《冰与火之歌》原著额外内容,只聚焦于《权力的游戏》剧集,出于篇幅考虑,故事详略截取有所取舍,但仍是多图长文,望周知。】

长城越墙 篇

守夜人军队惨败于异鬼&尸鬼大军,唯一收获是得知了“火焰可以烧死尸鬼”,由于侥幸逃生的山姆在此之前没能放出渡鸦向绝境长城报信,所以杰奥必须率领残部回到黑城堡,向七国发出警告。

山姆已筋疲力尽,若不是葛兰和艾迪的鼓舞,以及杰奥下令让雷斯特照顾他,山姆大概撑不到“卡斯特的城堡”。

卡斯特虽然接待了守夜人残军,但没有给他们好脸色与救助物资,这让守夜人对卡斯特的憎恶有增无减——到达一定临界点时,杰奥终于弹压不住失去理智的手下了。

卡尔坦纳刺死了卡斯特,雷斯特又背后偷袭砍死了总司令,剩余的守夜人顿时打杀抢烧乱成了一团……山姆趁乱带走了吉莉和她刚生的男婴。

在逃跑路上,山姆他们碰上了群鸦降临、风雪侵袭……异鬼来了。

异鬼似乎是来抢夺男婴的,山姆情急之下用龙晶刺死了异鬼,从而发现了龙晶的真正妙用。

琼恩被耶哥蕊特带入野人营地的大帐后,先后见到了托蒙德、曼斯等人——曼斯并不相信琼恩嘴上“要自由”的背誓理由,为了取信对方,琼恩只得说出“见到卡斯特把男婴献给异鬼,守夜人无动于衷”这样半真半假的理由。

“为生者而战。”这也是曼斯能够团结野人的最主要理由,因为所有人都不得不面对异鬼的威胁。

通过“易形者”欧瑞尔,野人们得知了守夜人的惨败,先民拳峰上也只剩下了马的尸体……曼斯决定兵分两路,让托蒙德、欧瑞尔和琼恩等人去爬长城,在长城南方做好准备。

等曼斯“燃起北境前所未见的大火”信号之时,就是他们袭击黑城堡、攻克绝境长城之日。

雪诺和“火吻”的关系日益亲近。在某闻喜景益民一天,耶哥蕊特把琼恩引到了某个山洞里,诱惑他打破了守夜人的誓言……耶哥蕊特希望两个人笨人怎样学骑自行车永远不离开这个山洞,再也不回到那些世间的纷争中去。

可惜琼恩没有答应……在攀爬长城前,耶哥蕊特已经看穿琼恩的心思,但她还是提议两个能逃离这场战争,“反正我们无足轻重”。

琼恩始终没有回应或答应耶哥蕊特任何事,在这种纠结无助的随波逐流心态中,他们一起爬上长城,见到了长城以南绿色的土地。

在“野鸳鸯”打得火热的同时,欧瑞尔却始终不信任琼恩,不单是他不懂野人的规矩,还因为琼恩透露出了“野人攻进七大王国必死无疑”的念头。

布兰总是梦到三眼乌鸦,和以前不同的是,他现在还梦见了玖健——在欧莎带着两位小少主前往黑城堡的路上,黎德家的玖健与梅拉终于追上了布兰。玖健和布兰一样都是易形者,区别在于他懂得如何控制自己,教导布兰并带领他去寻找三眼乌鸦就是他的职责。

欧莎十分抵触黎德姐弟的出现,她担心玖健向布兰灌输“黑魔法”的不良念头,当玖健表示他们要前往长城以北时,她就更反对了——自己的男人变成了尸鬼,那个地方没有任何回去的价值。

在雷雨交加的“布兰登的馈赠”休憩时,他们见到了追杀农夫的野人,为了让受惊冰雪奇缘换装,加勒比海盗6,十大眼霜排名的阿多安静下来,布兰(首次)不自觉地进入了阿多的身体。

在外面的野人自然是琼恩一伙,在农夫被杀前,欧瑞尔突然让琼恩动手……琼恩万般犹豫之际,耶哥蕊特替他下了杀手,这等于宣告琼恩依然是守夜人,双方还是起了冲突。

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玖健提议让布兰进入冰原狼助战,这次“练习”很成功,在“夏天”的强力支援下,琼恩杀死了欧瑞尔,逃离了野人小队。

通过这段小插曲,布兰真正认同了玖健的说法——但玖健却谦虚地说:你要比任何人(易形者、绿先知)都厉害、都重要。

接下去,布兰决定让欧莎带瑞肯和毛毛狗去最后的壁炉堡(安柏家)躲藏,自己则与玖健、梅拉和阿多前往塞外

玖健计议组词划准备通过长魔乳城上的其他城堡越过长城,在长夜堡过夜时,他们遇到了通过长夜堡返回绝境长城的山姆和吉莉。

因123456789打一成语为琼恩的关系,山姆和布兰迅速“相认”,在布兰的坚持下,山姆只得同意把越墙的路指给了对方。

在布兰一行人离开前,山姆把随身携带的龙晶送给了他们——既然无法让你们留在安全的黑城堡,那就只能送你们一点能杀死异鬼的宝贝防身了。

耶哥蕊特凭着一股伤心的愤恨之情追上了琼恩,可等人在眼前时,她又不忍心下手了……

最终,耶哥蕊特只是射伤琼恩,让那个负心汉身中数箭活着回到了黑城堡。

吉莉一路上已彻底被山姆折服,她给k1808男孩起名为山姆,随后母子俩也被伊蒙学士“开恩”留在了黑城堡。

此时塞外幸存的守夜人已经陆续回来了,大家都知道塞外发生了什么事。

伊蒙让山姆提笔写信,喂饱并放出黑城堡里所有渡鸦,维斯特洛所有领主都需要知道:时隔千年后,野人蠢蠢欲动,异鬼再次杀向了人类世界,长城危矣!七国危矣!

君临暗斗 篇

伤愈留疤的提利昂重新提起斗志,他没有在奚落自己的瑟曦面前落了下风,同时让波德瑞克把波隆带回身边继续保护自己。

和父亲泰温面谈时,提利昂表示“自己做出了足够贡献,却没收到任何肯定”——泰温不买账,直接问“侏儒儿子”究竟想要什么。

我要属于我的凯岩城,詹姆披上白袍放弃了继承权,你只能把兰尼斯特的家业传给我。”泰温当场拒绝,顺带又狠狠羞辱了提利昂一番……

贝里席再次来找珊莎,这回他的话就直白多了:等到我离开君临的时候,我会带你一起走,你只需要时刻做好准备。

对于“小指头”的承诺,珊莎深信不疑。

如今已经成为“准王后”的玛格丽和其他贵族大不一样,在经过乔佛里避之不及的跳蚤窝时,她却主动走下轿子看望那些受苦的难民,并承诺会拿出吃穿用度来照料所有孤儿——贫民们对玛格丽感恩戴德,全然忘了之前君临的物资匮乏也是提利尔家族参与围城造成的。

如今都城的安稳全赖于河湾地的大量“输血”,由于玛格丽光明正大的收买人心和对乔佛里的低眉顺目,感到“威胁”的瑟曦已经开始和她暗暗较劲了……令她无力的是,乔佛里正在一步步“倒向”玛格丽。

珊莎受(洛拉斯)邀与玛格丽、“荆棘女王”奥莲娜夫人聚餐,玫瑰家女眷的和蔼亲,令珊莎慢慢放下了戒备——

对方其实是想知道乔佛里的真实为人,半推半就之下,珊莎把“他是个变态怪物”的实话说了出来。

玛格丽对此似乎并不意外,嫩嫩老公爱不够之后,她更有针对性地“讨好”乔佛里,投其所好,千依百顺,甚至还利用自己在民间的正面影响力“带红”了乔佛里,让国王品尝到了从未感受过的“被爱戴”的滋味。

泰温敦促贝里席尽快去艾林谷和莱莎成婚,以便争取谷地的支持,而财政大臣一职则由提利昂补缺(提利昂明白贝里席是靠借钱“生财”,以及波德瑞克让妓女免费服务都在这一段)。

瓦里斯通过萝丝的报告,猜到贝里席要带走珊莎,便去找奥莲娜夫人吹风,“小指头是七国中最危险的人,本来他无名无地无兵,现在他都快有了。”为了阻挠贝里席,瓦里斯希望提利尔家族能“收下”珊莎。

玫瑰家的反应很快,回头玛格丽就来找珊莎说闺蜜间的悄悄话了:你真应该去美丽的高庭看看,害怕太后不放人?你可以嫁给洛拉斯啊。一直倾慕“百花骑士”的珊莎又心动了。

玫瑰的枝叶慢慢伸向王权中心,瑟曦希望父亲能够提防野心勃勃的提利尔家族——泰温原本还觉得女儿小鸡肚肠,可在得知提利尔家在“王室婚礼”(开支、兵力、补给)上大包大揽,以及对珊莎史塔克的意图后,他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泰温迅速做出了决断:让提利昂迎娶珊莎,牢牢掌握住未来得取北境的钥匙;让瑟曦嫁给洛拉斯,在乔佛里和玛格丽的联姻基础上,把提利尔家彻底与兰尼斯特家彻底绑在一起。至于两个孩子的反对态度,他根本不在意(就连乖戾跋扈的乔佛里也没放在眼里)。

这一波强势“反杀”让奥莲娜夫人都坐不住了,直接跑来和泰温过招,一番唇枪舌剑后,在泰温威胁“如果洛曹海进拉斯不娶瑟前度演员表曦,就提名他为御林铁卫”之下,荆棘女王只得举手“投降”。

一个“小心思”,最终演变成了提利昂、瑟曦、珊莎、洛拉斯四人的不幸婚姻,这背后少不了贝里席的身影。

在离开君临前,贝里席独自坐在王座厅,他在瓦里斯面前丝毫不掩饰自己对于铁王座的渴望,这场狮子和玫瑰的争端,也是他和瓦里斯的较量,正是在这一幕,贝里席说出了他的名言:混乱不是深渊,混乱是阶梯。

在他口中,“珊莎只是一笔失败的投资”,他把珊莎“留在”了君临,借乔佛里之手杀掉了瓦里斯的“小小鸟”萝丝——这场较量,我没赢,但绝对没输。

提利昂原本就说不清他对雪伊的感情,之前他们还各自委托对方保护珊莎……现在他要和珊莎成婚了,这种感觉就更复杂了。提利昂想告诉雪伊“你才是我心头好”,但没什么用。

与此同时,提利昂还得安慰不情愿嫁给自己的珊莎(尽管他自己也不情愿),这种憋闷的情绪进一步演变成了愤怒和无赖——他在婚礼上丑态百出,拔刀喝止乔佛里“闹新房”的行为,若不是泰温打圆场,场面就真的难看了。

泰温唯一在意的是让珊莎尽快怀上身孕,而提利昂在意的,是尽可能让这个可怜的女孩少受些委屈。

——如果你永远不愿意,那我就永远不上你的床。

提利昂用戏谑的方式嘲弄了所有想摆布自己的人,也以此刷新了他在珊莎和雪伊心目中的形象。

残疾重生 篇

布蕾尼押送詹姆继续向君临进发,一路上詹姆的毒舌和嘴炮始终没停过,他还借着自己的瑟曦和布蕾尼的蓝礼,说出了“我们无法选择自己会爱上谁”的痴情话。

詹姆大概不会想到,这句话之后会在他们俩身上一语成谶。

在两人渡河时,詹姆夺了布蕾尼一把剑与她交手,仗着对方不敢要自己命而有恃无恐……他们为自己的天真和拖延付出了代价:先前放过一命的民夫把两人的行踪告诉了恐怖堡亲兵,詹姆和布蕾尼落入洛克之手。

詹姆会被交给卢斯波顿,而布蕾尼则逃不了被先辱后杀的命运。为了这个“有意思”的女人,詹姆撒了个谎,让洛克等人相信“完璧之身”的布蕾妮价值连城,当他故技重施想用钱收买洛克时,对方却毫无征兆地砍掉了他的右手——詹姆张口闭口挂在嘴上的“父亲”此时此刻毫无用处。

失去右手后,詹姆彻底失去了往日的“精气神”,像一团行尸走肉般的烂泥……

通过一次徒劳的反抗,詹姆明白只能使左手剑的他已与废人无异了,洛克那一刀斩去了他所有骄傲的资本,他不吃不喝不说话,静静等死……是布蕾妮的好言安慰,才让詹姆重新有了生气。

一行人回到了如今由恐怖堡势力驻守的赫伦堡,卢斯波顿似乎已收到了泰温的书信,他没有为难囚犯,还让先前幸存下来的“学城弃子”科本为詹姆治疗。

与布蕾尼共浴后,詹姆多少恢复了一些人样,正在思考未来“如何下注”的卢斯表态愿意放詹姆回君临,只要詹姆表明断手和自己无关就行。

可这份协议里不包括“美人”——布蕾尼并不在意,她只希望詹姆能够牢记誓言,回到君临后如约放了珊莎和艾莉娅。

玩世不恭的“弑君者”第一次在另一位心怀荣誉的骑士面前,郑重其事地立下了诺言。

上路后,詹姆才得知恼羞成怒的洛克决定弄死布蕾妮泄愤,他毅然“拐骗”护送自己的卫兵折回赫伦堡,不顾生命危险跳下斗兽栏,把与狗熊决斗的布蕾尼救了出来

这一次,他坚持要带走布蕾妮,否则他会让“剥皮人”向“狮子”的示好的意图泡汤。

从临冬城出逃的铁种落入了拉姆斯手中,席恩被百般折磨,但拉姆斯觉得还不够——他伪装成铁群岛的人放跑了席恩,自导自演玩了一出“单骑救主”的好戏,顺便杀了几个波顿家的亲兵。

通过这一系列变故,席恩对拉姆斯言听计从,还放下心防,把自己悔恨孤独的心情以及布兰、瑞肯未死的真相全说出来了。

自觉已彻底吃透席恩的拉姆斯又把席恩送回了原来的牢房。原来给席恩上刑是为了让他说实话,韩国黄智仁现在变着花样虐待他,则纯粹出于乐趣。

拉姆斯甚至派了手下两个女人来挑逗席恩,在他无法克制生理反应时,拉姆斯又玩了一出恶趣味的“刘婷叶飞去势”……

等席恩被虐得生无可恋、开口求死时,拉姆斯的游戏进入了下一阶段:你现在这样子已经配不上任何高贵的姓名了,不如叫“臭佬”如何?

对于拉姆斯老爷的慷慨赐名,葛雷乔伊家族的“独苗”没法拒绝——席恩已死,臭佬新生。

光之王 篇

从“黑水河之战”中幸存下来的戴佛斯获救了,他的老朋友萨拉多明确表态退出史坦尼斯的战争:不仅因为他战败失势,更因为他走火入魔,对红袍女言听计从,动辄烧死异己。

仗义执言的戴佛斯一回到龙石岛就正面“怼”梅丽珊卓,结果被史坦尼斯打入大牢。

随后不久,大权在握的梅丽珊卓暂别了史坦尼斯,为了国王的胜利,她要去寻求更强大的“力量”。

艾莉娅、詹德利和热派三人遇到了在河间地打游击的“无旗兄弟会”,红袍僧索罗斯认为他们没问题后便打算放人——这时,“猎狗”桑铎被抓了进来,他一眼认出了艾莉娅的真身,这下他们没法走了。

热派被留在了旅店,艾莉娅与他告别后,和其他人一起来到了“闪电大王”贝里唐德利恩面前。

无旗兄弟会要“替天行道”,让杀人凶手桑铎接受比武审判,对手正是他们首领,经过一番激战,桑铎砍死了贝里——可在索罗斯上前念咒祈祷后,奇迹发生了:贝里死而复生。

如今无旗兄弟会所有成员都是“光之王”的虔诚信徒,他们放走了无罪的桑铎,因为“光之王对他另有安排”。

詹德利想留在兄弟会,而艾莉娅希望回哥哥和母亲身边去,就在他们以为心愿快要达成时,梅丽珊卓来了……红袍女和红袍僧交流了重生之超级红三代周凡信仰和心得,已被复活六次的贝里便是光之王“神迹”的最好证明。

梅丽珊卓此行是来带走“真王之血”詹德利的, 她在离开前还预言了出言不逊艾莉娅将变成“无面者”的命运。

在回龙石岛的路上,梅丽珊卓告知了詹德利的真实身份……之后又通过独特的“安抚”方式,成功用血蛭取走了詹德利身上的血,由史坦尼斯亲自完成了这场施法。

烧死三条血蛭,代表咒杀罗柏、乔佛里、巴隆三个伪王。

“光之王”神秘而又强大的力量,让史坦尼斯深陷其中,欲罢不能。

血色婚礼 篇

北境与河间地联军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费尽周折拿下的赫伦堡只是一座堆满尸体的死城,奔流城“霍斯特徒利去世”和临冬城“被毁”的坏消息先后传来,更糟糕的是,由于罗柏擅自撕毁婚约,佛雷家的人都走了,联军的人马直接少了一半。

罗柏本来把增加人手的希望寄托于徒利家,无奈艾德慕在战场上是个短视的庸才,仅靠“黑鱼”布林登又有些不够看,徒利家也无法给予太大的支援。

此时又出现了一个雪上加霜的变故:饱受丧子之痛的瑞卡德卡史塔克一时冲动,干掉守卫闯进牢房,杀害了马丁和威廉两个兰尼斯特家族旁支的男孩,事后瑞卡德毫无悔意,还言辞激烈地冲撞了罗柏……

罗柏“不得不”亲手砍下了瑞卡德的头颅,卡史塔克家族离开,联军不仅再次损失一半人马,同时连仅剩的军心和士气也损失殆尽了。

“我打赢了每一场战斗,却正在输掉战争。”已经走投无路的罗柏,决定孤注一掷进攻凯岩城,前提是重新争取到佛雷家的支持。

佛雷家趁机“狮子大开口”,除了要赫伦堡,还有要求艾德慕徒利迎娶萝丝琳佛雷——眼见老瓦德还肯谈条件,罗奇术色医柏自然乐得替舅舅答应下来,还有另一件喜事让罗柏喜出望外,泰莉莎怀孕了。

由于无旗兄弟会出卖了詹德利,还推迟了去找罗柏的行程,不再信任他们的艾莉娅独自逃了出来,而后被桑铎抓了。

桑铎直言这是自己第二次“救”史塔克家的女儿了,他会送艾莉娅去孪河城,找罗柏和凯特琳换赏钱。

在进入孪河城时,新郎一行人得到了神圣的“宾客权利”,罗柏诚恳道歉,瓦德除了言语有些轻佻外,总体来说表现还算得体,并没有太生气……种种迹象多少让凯特琳松了口气亿博青春汇。

等到婚礼举行时,美貌的萝丝琳瞬间俘获了艾德慕,更是缓解了所有人的紧张情绪……卢斯波顿依然没有喝酒,他还告诉凯特琳自己也娶了个年轻的胖新娘作为续弦,因为瓦德愿意支付同等重量的“嫁妆”。

随着新人和部分“闹新房”的人离开,宴会厅大门被关上,乐队突然奏起了《卡斯特梅的雨季》,凯特琳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而刚赶到孪河城的桑铎和艾莉娅也被告知“宴会结束”。

时候到了。

等凯特琳看到卢斯(我的小心眼相公暗示自己发现)的内甲发出警告时,大厅内所有非佛雷家的人都遭到了残杀……罗柏身中数箭,看着泰丽莎和她肚里刚刚被命名为“奈德”的且望骄阳孩子死去,随即被卢斯亲手结果。

凯特琳本想抓了瓦德夫人来要挟对方,可瓦德根本不为所动……

看到罗柏死后,绝望的凯特琳割破了人质的喉咙,随即自己也被割喉。

而在大厅内佛雷家发难的同时,城中军营里也爆发了几乎一面倒的屠杀,北境与河间地联军死伤殆尽,被关在笼子里的灰风遭到射杀……佛雷军还把灰风的头颅割下来,插在了罗柏无头的尸体上大呼“北境之王”来庆祝胜利。

心急的艾莉娅在混乱中差点就暴露了,桑铎关键时刻阻止了她做傻事……在两人离开前,艾莉娅见到了“面目全非”的哥哥最后一面。

当晚,北境与河间地联军基本覆灭,幸存贵族悉数被抓,仅“黑鱼”逃离孪河城。

调整 篇

泰温用“血色婚礼”又战胜了一名对手,在御前会议上,兴奋的乔佛里打算要来罗柏的头继续侮辱珊莎,提利昂当着众人面对国王发出了“死亡警告”。

瓦德佛雷成为奔流城公爵,卢斯波顿被任命为新的北境守护——直到提利昂和珊莎的孩子长大成人。

提利昂见识到了父亲的手段后越发感到无力,他所能做的,只能尽量保护伤心欲绝的妻子珊莎,并让瓦里斯出面,给雪伊一袋钻石打发她离开维斯特洛,泰温早就威胁过自己身边“不准再有妓女出现”……这样对大家都好。

但聪明的雪伊不为所动,如果提利昂真想让她走,必须得亲自开口才行。

巴隆接到了拉姆斯送来的书信以及席恩的命根子,对方以“北境守护”和恐怖堡的名义向铁群岛发出了警告,再不离开北境,所有铁种都将不得好死。

巴隆不在意拉姆斯的威胁,也不在意席恩的死活,不满父亲态度的雅拉,决心自己带人去营救弟弟。

艾莉娅和桑铎在野外碰到了一队佛雷家的士兵,为首那个说话的正是先前替罗柏“缝狼头”的人……艾莉娅忍不住上前偷袭刺死了他,并逼着桑铎出手杀死了剩下的士兵。

这是艾莉娅第一次杀成年人,没有任何犹疑和胆怯,她现在缺少的只有刺杀的手段——看着贾坤给自己的那枚硬币,艾莉娅有了新的想法。

詹姆一行人终于回到了君临,昔日的御林铁卫如今蓬头垢面、毫不起眼,甚至被平民当成了乡巴佬……

当洗净铅华的詹姆再次见到瑟曦时,他不再像当初那般激动……那个潇洒倜傥、趾高气扬的狮子已消失不见,詹姆需要找到新的自己。

戴佛斯在坐牢期间与希琳公主的关系更亲密了,对方教自己识字,辅导他读书——史坦尼斯默许了此事,他在内心里依然认可亲自册封的“洋葱骑士”,并希望得到他的劝诫。

所以,当知道梅丽珊卓有意要献祭詹德利后,戴佛斯才有机会私下放走“国王哥哥的私生子”,他永远都会坚持做自己认为对的事。

但这一举动还是触怒了再次相信“光之王”力量的史坦尼斯,正当他决定处死戴佛斯时,后者拿出了黑城堡传来的书信,并建议史坦尼斯做出“国王的表率”,给予守夜人援助。

作为光之王的仆从,梅丽珊卓无法否认这场“终极之战”的重要性,相比之下,五王之战只是过家家般的游戏……梅丽珊卓保下了戴佛斯的性命,史坦尼斯也成为了七国上下唯一有动机也有能力回应黑城堡的君主。

真龙女王 篇

丹尼莉斯一行人来到了奴隶城邦阿斯塔波,这里盛产的“无垢者”号称世上最强大的军队,他们没有自我,对主人绝对服从……可丹尼莉斯只看到了培养无垢者的血腥残忍与人性沦丧。

在此期间,千里迢迢找到“明主”的巴利斯坦,化解了魁尔斯男巫的刺杀,并宣誓向丹尼莉斯效忠。

在见识到“刑罚之道”后,悲天悯人的丹尼莉斯决定综合乔拉和巴利斯坦的意见:她需要无垢者的强大和服从,也需要得到齐晓赫连擎他们的敬仰和爱戴。

丹尼莉斯向奴隶主格拉兹旦表明要买下全部8000名无垢者,并愿意用一条最强壮的龙来支付,同时翻译官弥桑黛作为“添头”要先送给她——这是丹尼莉斯自己的主意,为此她还差点和自己的左右手翻脸,这些表现让格拉兹旦相信了“龙母”的诚意。

然而,到了交易完成时,格拉兹旦却依然控制不住卓耿,已经能用鞭子号令无垢者的丹尼莉斯这才图穷匕见:真龙不是奴隶,没有任何人应该成为奴隶。

丹尼莉斯下令让卓耿烧死格拉兹旦,让无垢者杀死善主、士兵和每个拿鞭子的人,斩断所有奴隶身上的锁链。

“空手套白狼”成功后,在一片狼藉的阿斯塔波中,丹尼莉斯宣布所有无垢者都能重获自由,他们也能以自由人的身份跟随自己——女王的威信,根本不需要鞭子

丹妮莉丝本可以九煞魔君绕过奴隶城邦直接前往维斯特洛,但她决心解放所有奴隶,渊凯就是她下一个目标。渊凯使者拉兹达尔来了两大箱黄金,这些钱足够丹尼莉斯的大军买船离开厄斯索斯,干嘛非要流血呢……

丹尼莉斯收下了钱,但她的条件是“可以留奴隶主们一命,奴隶必须获得自由”,她不惧怕渊凯倚仗的次子团。

通过一次糟糕的谈判,丹尼莉斯明白了“与次子团没法沟通”,可还没等她下手,次子团的头目达里奥纳哈里斯,就带着另外两名团长梅伺服冲床罗和普兰达的头颅来向她投诚了。

达里奥直言不讳对“龙母”的倾慕,面对如此坦诚、强大且帅气的裙下之臣,丹尼莉斯自然没有拒绝。

次子团投诚后,达里奥献计趁着夜色赚开城门,只需派出三名好手就能办到,最后敲定由他本人、乔拉以及无垢者军官灰虫子前往。

此时乔拉已不再担心巴利斯坦知道自己曾为劳勃效命的事,也乐意把丹尼莉斯的护卫职责交给巴利斯坦……经过一番血战,三人偷袭成功,丹尼莉斯以最小的代价拿下了渊凯。

等渊凯城内一切尘埃落定后,奴隶们打开城门、一拥而上迎接解放自己的救世主

他们把丹尼莉斯尊成为“弥莎”,这是“母亲”的意思——对所有奴隶来说,赐予他们新生的丹尼莉斯就是“再造之母”。

昔日一无所有的龙家余孽,在远离维斯特洛的奴隶城邦,收获了前所未有的军力和声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