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日剧,儿歌多多,盛大

admin 2019-03-22 阅读:233

高凤英烈士

纪实小说 《青山英烈——高凤英》之七防爆拉人车十四作者 田彬

这天下午,云板小终于被提审了。

牢门哗啦一声被打开了。一双墨黑的高筒马靴踏进了门槛。云板小顺着马靴逐步向上移动着目光,一个威风凛凛的军人站在了他的面前。大沿帽压住了他的眉额,他没有看清他的真容,可是他听出了他的声音:“高凤英,准备走吧!”

云板小大吃一惊,仔细一看是苏玉龙。

苏玉龙怎么也到了这里?他正要问,苏玉龙摆摆手,说:“这不是说话的地方。你记住,千万罐头笑料不要承认自己是云板小,你如果承认了,就会先把你变成金钱,然后要了你的命!”

苏玉龙阴着脸,把云板小带进了一间黑不隆冬的屋子,屋里闪着蓝绿灯光,象鬼眼一样可怕。刘三柱一只脚踏在一个凳子上,手里提着一把粗而短的马鞭,鼻子里冷冰冰地哼了一声,说:“云板小,今天终于把你请来了!”

云板小马上说:“你请错人了,无极诛仙我叫高凤英。”

“高凤英?哼,你还敢胡说?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我知道这是监狱!”高凤英对答如流。

“你是干什么的?”

“赶大车的。”

“你的家在哪里?”

“在贾家村!”

“贾家村?哼,保尔哈少吧?”刘三柱斜瞪着眼问。

“什么保尔合少?我不知道。”云板小也轻蔑地回答。,

“你认识刘洪雄吗?”

“不认识!”

“那为什么把你们一起抓来了?”

“我正睡觉,半夜被国民党抓来的,然后把我们拉在了一个车上。”

刘三柱问到哪里,云板小都按照刘洪雄编排的口供对答如流。

刘三柱忽然怒色干吼了一声,把那只脚从凳子上放下来,顺便踢在了云板小的肚子上。云板小早就做好了精神准备,连忙弯下腰,接着,刘三柱的马鞭就噼里啪啦抽在了他的背上。云板小没有喊,也没有叫,任你抽打,一动不动。

刘三柱抽不动了,气喘吁吁,将鞭子一扔,就把火气冲苏玉龙发过来:“苏玉龙,这种活也让我干吗?”

苏玉龙啪一个立正,低声说:“长官,别误会。有什么事,请命令我!”

“这还用命令吗?哼,你不懂的怎么干?”刘三柱带着严重的讽刺和鄙视,气冲冲出了屋。

苏玉龙看了看审讯室里的另外两个狱警,拿起了刘三柱扔掉的鞭子,就冲云板小的屁股上猛抽起来。他边抽边大骂:“高凤英,老子今天倒看看你的嘴巴有多硬!”

苏玉龙在救桃花时杀死了李营长,得到了一笔巨银,他利用这笔巨银买通了省府的军督处长官,得到了国民党监狱长的职务。那知,刘三柱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他买通了国民党代理主席冯曦,并以省政府名义正式任命了刘三柱为国民党监狱的监狱长。为了突出刘三柱的地位,还特意任命他为第一监狱长,这样,他就活生生地骑在了苏玉龙的头上。苏玉龙恨死了刘三柱,但害怕他的权势,只能忍气吞声、卧薪尝胆。

高凤英已经看出了一些端倪,这个刘三柱和苏玉龙已经有了很深的矛盾。他同时觉得为紫薇圣人起了一卦,苏玉龙的鞭子虽然抽的狠,但鞭梢都抽在了地上,真正抽在他身上的鞭子的根部并不十分疼痛。而且每打一鞭,手指都支撑一下他的背部,其实就是缓冲鞭子的杀伤力量。这些动作里表示出的语言,云板小心领神会了。

苏玉龙鞭打完云板小,又怒喝了一声:“走!”就把他领出了门。走在一个角落处,又丢下了一句话:“我真不忍心打你,可是,到处是刘三柱的耳目!”

苏玉龙把云板小领到另一间屋子,这是专门为共产党的死硬分子准备的刑房。这些狱警们把这里调侃为“休养所”。这也是不得已而为的。在这里,苏玉龙可再也不能人为地为他减轻痛苦了。

这所刑室的内部好看的日剧,儿歌多多,盛大构造极不寻常,国民党的野兽们真可以为这些刑房的图纸申请专利了。这所刑房名叫刺笼。在一个水泥地板上围着stockingtube一个大铁丝网,铁网长一米多,高一米多,宽不到一米,四面没有墙壁,头上也无顶,地下就暧昧朋友是坚硬的水泥。这里的铁丝网眼之间只有一寸左右,朝里的铁丝头都被磨得尖尖的,关进去的人,站不起来,也直不起腰,躺不能伸腿,一靠都是锋利的铁丝尖刺,一个中等个的人,只能缩成一团呆在中间,稍不留神就会被尖刺扎得满身是血。何况云板小身躯高玉和情大,呆在里边更是可以想象。夏天,人们在里边被晒得头昏眼花,冬天被冻得浑身僵硬。坐过这种刺笼的犯人出来,都会遍体鳞伤,气息奄奄,有的人出来后几天或十几天不能动弹,手脚和腰椎长期不能伸展,有的终身成为残废。

云板小好像钻过这种笼子,竟然很轻巧地钻了进去。其实,他没进这座人间地狱之前,就听人说过这种刺笼。殊爱情条约不知他是一个力大无穷的壮士,他把手指伸进刺笼里铁丝的根部传奇机甲老公,用力一拧,那些坚硬的铁尖就被扭向了外边。可是,四面都是坚硬的广西40斤过山峰视频铁丝,他不可能一个一个扭曲,幸亏在旁边舒淇崩溃晒自拍照的是苏玉龙,其他狱警是不会让他这么去干的。他进了铁笼,由于身体过于庞大,痛苦度仍不比别的人减轻多少。坐铁笼是有时间的,每次最少要一个小时。只过了半个小时,云板小渐渐支持不住了,眼看所有的铁丝尖刺随着他身体逐步瘫软,慢慢地扎进了他的肌肤,就是一个石头铸的汉子,在这种酷刑下也会难以忍受,可是云板小一声没吭,这个从小吃过了大苦的人,天生就能忍受一切,更主要的是,在进入审讯室之前,他已经有了充分的精孙倩神准备。他虽然一声不吭,但生命的承受力是有限制的,他用坚强的意志抑制住了痛苦的喊叫,但抑制不了生命直播之荒野求生陈旭的承受能力。他无声无息地休克在了里边,他象死了一样,只是缓慢地呼吸着,他已经没有了知觉。但是,每根铁丝尖刺进去的肉孔里,不断渗透着鲜血,一会儿,背上、脚上、臀部都淌出了鲜血,鲜血汇成了一条条小溪,流到了坚硬的水泥地上,又从水泥地上流在了四边的黑土地上。苏玉龙这个做过许多残忍事情的人也不得不心疼地流下了眼泪,他的心中,更加佩服起了这条汉子。

既然休克了,没有了知觉,这倒对苏玉龙也是一个安慰。他得等郑为文被处够一个小时,要不,刘hr6大模块三柱这个比刺笼还残忍的家伙,又会抓住自己的口实赤身之约。

时辰到了。苏玉龙正要把浑身血淋淋的云板小抬回牢房,刘三柱出现了。看起来他这次对苏玉龙比较满意,虚伪地笑了笑,又点点头,说:“好,就这样!你一定要让他承认是云板小,到时,我会嘉奖你!”

“是!”苏玉龙打了个立正。

(未完待续)

高凤英烈士牺牲地土默特左旗万家沟小火烧

高凤英烈士牺牲地土默特左旗万家沟小火烧

高凤英烈士牺牲地土默特左旗万家沟小火烧

中国著名作家田彬先生

作者简介:田彬,原内蒙古古作家协会副主席。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从1976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先后发表《狼烟血光》《青绝色大佬山风骨》《长沟流月》《青诀》《蝶变》等长篇小说十一部。中短篇小说集《人》《按摩女》《孙老胖进山》等六部。微型小说集一部,诗词集两部,尚有其他文体著作二百万字,共计七百万字。

编校 : 任瑞新李天煜 马素峰


中国阴山作家网编辑部全体成员

总顾问: 田彬 潘瑜

总策划: 任瑞新

总编辑: 泊渔

主 编: 庄筱濛

副主编: 牧哥 翁衮山 国艳

编 辑: 叶子 隐逸 静子 白墨 席雍 空谷幽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