舰队collection,炀怎么读,我的英雄学院

admin 2019-03-22 阅读:208

片刻后,她的马车帘被人猛然掀开。

是李白!

他白俊的脸上溅着血渍,

细长的眼眸凝神看着她。

“你怎么来了!”

昭君又惊又喜,

黯淡的目光变得清亮。

“我来带你走。”

他沉声说道,

衣袍下摆上染了不少血迹。

“快,随我来。”

他不等昭君应答,便走上前去。

将她一把揽入怀中。

只见他凌空几跃,

就从乱做一团的仪仗队

潇洒的离开。

气得那些官兵直咬牙跺脚。

夜色苍茫,星辰点点。

他凭借着轻功,跑出数里远。

“有没有弄疼你?”

他在树旁将她从怀中放下。

脚下的野草丛生,蔓延四周。

他的发丝上还沾有未干血迹,

两眼十分清亮的看着她。

她摇了摇头,眼睛已泛红。

“你在这等着我,我再去救你的父亲!”

他柔声说着,掩饰不住的情紫晶兰朵深。

她穿着屌丝影楼这一身嫁衣,

看起来更像是他的新娘。

“我...”

她没想到,他居然会去拦下仪仗队,

他怎么敢做这么大胆的事!

难道他不怕死吗?

“乖,别怕。

我看过了,这里很安全。”

他手执长剑温柔的说着。

昭君却分明看见剑尖的血滴落下来。

“此番和亲,你不去。

他要为你对抗官府朝廷。

往后北夷有人寻你来,

他还要与其大战不休。”

“他若是和你纠缠下去。

怕是会为你发疯入魔。”

父亲的话在她耳畔响起,

她的心间像被针扎狠刺一般。

“我去去就来。”

他温声说着,转身要走。

“不要!”

她急急大喊。

“怎么了?”

他身影一顿,

清透的眼眸带着疑惑。

“相信我,不会有事的。”

他嘴角勾起笑意,

满夜的星辰都比不过他眼中的柔情荣仕健康鞋。

“我没有担心你。”

“只是不想你再去破坏和亲。”

她面色发冷,凝若冰霜贴身妖孽保安。

“你刚说什么?”

他惊讶的问,

只觉得心间受了一记重锤。

“我说不想你再去破坏和亲。”

“你说谎!你说你是不是有苦衷?”

他听后心中怒气腾起,

抓住她的手腕质问道。

“我没有什么苦衷!”

“我不信!poler哥”

他愤然吼道!

“好,我问你,你是不是因为

你王家被关在天牢的人,而91splt心存顾及?”

“若是因此,我即刻前往京城。

将你家人全数救出!”

“若是被性保健品皇命所逼,我就去杀了那个狗皇帝!”

他咬着牙说,眼眸里是压制不住的愤怒。

“你疯了吗?”

她眼中闪过痛惜,她好怕,

好怕他真的会不顾一切。

“是,我是疯了!

我想不通,你为什么要离开我!”

“你明明答应过,会跟着我!”

“你忘了吗?”

他说着向前逼近,眼眸泛红的盯着她。

“我..”

她喉头哽咽。

“你为什么还要答应去和亲!”

“为什么...”

他声音有些发颤,眼眸里透着伤情。

“是,我是答应过你。

我不过是一时兴起。”

“呵,一时兴起。”

他摇了摇头,眼眸里皆是嘲弄。

“你不要再自作多情了,

没有人需要你救!”

“嫁去北夷是我自愿的,

当王妃总好过流落江湖!”

她咬着牙,说着最刺痛他的话。

“呵,好一个自作多情!”

他眼眸渐红,将她的手松开。

你既然是这样看待我。

“你根本不了解我。”

她继续说着。

“你不是问我

九转白玉凤笛是何处得来么?”

只见她从袖口掏出玉笛。

微光一闪,玉笛变作法杖悬在手中。

“我原就是北夷神女。”

“所以嫁去北夷更是情理之中。”

她清冷的眼眸灰色黯淡。

她伸手一挥,天空飘落细碎的雪花。

簌簌的落在两人衣裳上。

他闷声不言,片刻后才缓缓开口。

“我一直以为,你只会为我穿上嫁衣。”

他声英姿带音清冷,透着心凉。

她听后,身影微楞。

心间一阵锥心的刺痛。

眼角的泪再也忍不住滚滚滑落。

她努力克制社会康纳哥着不让自己哭出声。

她一言不发,转身离开。

白雪中,她的步子一深一浅。

那一抹鲜艳的红裳,

渐渐消失在夜色中。

就像两人春日里那些浓情蜜意,

被湮没在雪里。

三月后,车队抵达塞外。

北夷可汗娶和亲公主,

婚礼要风风光光大办一场。

一时之间,北夷国中热闹非常,

四处张灯结彩。

“快去看!可汗带着新王妃出来巡街了。”

“真的假的?”

“你还吃什么吃,还不赶紧去看!”

市井小民们听到传闻后,

急急起身拥到街道边沿。

李白端起手中的薄酒一饮而尽,

热烈的酒像火烧过喉咙。

他携剑而起。光明兽圣洁形态

他神情颓废,眼眸中神情涣散。

原是风姿斐然的男子,

现在看着却像不修边幅。

华丽的马车上撑着一柄精致舰队collection,炀怎么读,我的英雄学院的大伞。

华盖下站着北夷可汗和昭君。

他不苟言笑,气度威严。

昭君小心的站在身侧。

“哇!王妃好美!!”

“汉人就是长得精致!”

“你看那眉眼,像仙女捏!”

李白混在人群中,

他抬眸冷冷的瞧去。

直到现在,他才明白。

她从未想过回头。

放不下的,只是他而已。

昭君敷衍的看着起哄的民众,

突然一眼撇到一袭白裳。

正好对上了他冰冷的眼神,

他嘲弄的神情刺的她心间一阵绞久昌快贷痛。

“三尺长剑,

岂能斩不断相救世主异界套思情缠!”

他冷笑道,

目光中透着心底的决绝。

猛然伸手将长剑上精致的剑穗,

用力的扯下来。

华贵的宫殿内,熏香袅袅。

“娘娘。”

小侍女小心的喊着昭君。

“什么事?”

她凝神坐在梳妆台前,

呆愣的看着江门野协铜镜中的自己。

她面色苍白,有些消瘦。

一副忧思过度的样子。

“方才在外间有人

要我刘大锁把这东西交给娘娘。”

“嗯。”

她点了点头,两眼无神。

自从她答应和亲以后,

她的心就已经死了。

这世间再有什么,她也不会关心。

“娘娘。”

侍女小心的喊着。

她方才醒过神来,

伸手将呈上来的木盒拿进手中。

素雅的木盒打开,

里面居然放着一枚精致的剑穗。

红艳艳的颜色分外刺眼。

她心口抽得生疼。

“所以,青莲是假,剑仙是真。”

“我刚和你开玩笑的。”

“跟着我,好吗?”

“我要八抬大轿把你迎进门。”

“做我的幸存者的钱袋李夫人!”

她仿佛看见那日花影攒动下的他,

笑着走过来,

轻柔的将花瓣从她发丝上拂落。

她鼻尖一酸,

哽咽着将剑穗攥紧手中。

泣不成声。贾延安案件即将公布

一曲长歌离人乱,

从此天涯陌路人。

(第七章完结)

全文约七章,因篇幅有限,所以分开发哒!

点击【若弱头像-资讯】继续追文吧!

原创不易,喜欢就给个关注吧!么么哒!

白昭的《长歌天涯》正文到这里就完结啦~

之后会陆续上传《长歌天涯》的番外《清宵梦》

以及一个发糖小彩蛋~

虽然长歌的结局比较悲凉秀伊美~

不过校园系列的白昭是纯甜的

所以,喜欢白昭的朋友敬请期恶搞冥王篇待校园吧!

最后一首小诗,献给白昭。

希望大家能儿童洗澡多多支持若弱吖!